疯君不觉

正在为五万字奋斗

【雷安hp】黑魔法防御术课的教授到底有没有对象?

*文题无关的脑洞,没时间了所以后面很乱
*是关于90分的题目,第一次参加, @雷安jiqing九十分 求轻拍
*是雷安却没有很多的雷安
*而且写的很烂建议不要阅读(但我还是鼓足勇气发了)

  “格瑞格瑞格瑞~”
  猝不及防被自己发小抱住的格瑞皱眉:“放开。”
  金嘟着嘴,心不甘情不愿地放手了:“格瑞你怎么这么冷淡啊!”
  “我告诉过你吧,”格瑞自顾自地往前走,“没事别到斯莱特林的休息室附近。”毕竟那位大人最近又有些想法了,小蛇们的神经都很紧张,再有一个格兰芬多跑过来……
  “为什么啊,我是格瑞的朋友啊!”金跟着格瑞,“找朋友不是很正常吗?”
  格瑞真不知道怎么和这头一根筋的狮子解释,索性就放着不管:“以后有事猫头鹰我,我们在图书馆见面。”
  “唉唉唉,为什么是图书馆啊!”金的思路果然被带偏了,他满脑子都是写满密密麻麻的文字的书籍。
  “因为安迷修教授找我谈过了。他觉得你在黑魔法防御术上有很高的天赋,但你的文化考试实在太不尽如人意。他希望我能帮帮你。”
  金张口就想表示一下自己的不满,可安迷修教授真的对他很好,让他说不出什么不满的话,只好乖乖闭嘴,但脸上的神色更委屈了。
  跟着格瑞上楼,金才问道:“唉,格瑞,你这是去哪?”
  “我要去安迷修教授的办公室,你要过去吗?”
  “嗯……”金其实很高兴能去见安迷修教授的,但又想起刚刚格瑞说的话,“算了,我还是去找紫堂玩吧!格瑞再见,我等下猫头鹰你!”
  看着金消失在走廊尽头,格瑞很快走到黑魔法防御术教室,安迷修教授果然已经在教室等他了。
  “你好,格瑞,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一如既往的绅士笑容。
  格瑞有些紧张,他甚至感觉自己的手心微微有些湿滑,但他还是坚定地说出来:“安迷修教授,我能问些,关于雷狮的问题吗?”
  笑容消失,安迷修的神情严肃了起来:“那我能问下,作为斯莱特林的学生,你为什么会想到来问出自赫奇帕奇的教授关于黑魔王的事?”
  不绝于耳的惨叫,秋姐的叮嘱,和那该死的预言。许多东西在格瑞的脑海里一闪而过,他闭上了眼睛:“对不起,安迷修教授,我有必须要做的事。”
  一阵沉默。
  “我觉得像你这样勇敢的孩子应该是格兰芬多才对。”安迷修的笑声打破了沉默,“放轻松,我不会对学生有什么隐瞒的。”
  听到这样的声音似乎让格瑞放松不少:“所以您能讲讲和雷狮的……孽缘?”
  安迷修的笑容扭曲了一下,像是苦笑又像是自嘲:“这种事情也能查出来吗?斯莱特林的情报网可真可怕。——所以有多少人知道这件事?”
  “可以说,大部分的斯莱特林都知道了。”何止是知道,格瑞想,他们的脑补简直可以出一系列小说了,天知道这帮小蛇们是多爱八卦。
  “额,我就知道,雷狮难道就不会把这种事藏起来吗?不不不,他肯定默许了,说不定相当乐见其成。”
  您对他的了解也不浅啊!
  “啊,算了,你先提问吧!”
  格瑞点头:“其实我并没有什么特殊的问题,只是您能描述一下你们交往的经历。”
  “这可触犯了我的个人隐私了,”安迷修一副纠结的样子,“但我还是会说的,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我和雷狮之间,的确说的上一段孽缘。”
  那时的少年,意气风发。
  其实安迷修也未曾想清楚为什么他们最后会在一起,斯兰特林和赫奇帕奇难有什么交集,而他们俩的命运线像是被拉克西丝缠绕在一起,难舍难分,最后只能互相伤害。
  所以在雷狮选择更强大的力量时,他把魔杖指向了他。
  “你认为雷狮在有求必应室里藏了什么东西?”安迷修单手托着下巴陷入沉思,“我不清楚,对不起,可能帮不上你什么忙。”
  “没关系,您已经帮了我很多了。”格瑞起身,“我先离开了。”
  他走到门口,突然停住:“我忘了一件事,您之所以引起食死徒的注意,是因为有一天雷狮说了这样的话。”
  雷狮看着正襟危坐的食死徒们,把玩着满是节疤的魔杖,露出一个笑容:“我建议你们不要打安迷修的主意,因为他只能死在我手里。”
  “嗯,我知道了,其实我也一样,尽管预言中杀死他的不是我,我也永远是他的敌人,永远。”
  “再见,安迷修教授。”
  “再见。”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非常对不起写的真的很烂QAQ

【雷安】今天的安迷修失恋了吗?

垃圾文笔,各位客官随便看看。
第一次写文方得不行。
如果有评论我会很开心的。


00. 
  朋友,你听说过红线仙吗? 
   
  什么,你说是狐妖小〇娘?不不不,不是那个。 
   
  还是让美貌与智慧并重,娇俏而不失优雅的作者我来解释一下。 
   
  所谓红线仙嘛,说是“仙”,其实是一帮存在于各行各业无孔不入的人。他们可能是你的青梅竹马、同班同学,可能是你的闺蜜、基友,可能是你的顶头上司、工作同事,可能是网线另一头的网友,甚至可能是你爸你妈。 
   
  当然,也可能是你的前男友/女友。 
   
  这帮家伙,手持《鸳鸯谱》做攻略,把无知而弱小的任务对象,带到某个地方,让他经历某件事情,以环境为影响因素,以事件为推动力,从而改变了任务对象的某个特征。 
   
  要问这和牵红线有啥关系,嗯,那不是有句话嘛——“删除掉我回忆中的任何一个瞬间,我都不会成为现在的我。” 
   
  红线仙的目的,就在于把可怜的任务对象,塑造成一个特定的形象,以便于任务对象和TA的真命天子/天女在一起。 
   
  如果亲遇到抢了亲男朋友的闺蜜 ,甩了亲的渣男,说不定就是红线仙在背后搞事。(被打) 
   
   
   
01. 
  咳咳,回归正题,今天我们要讲的可是安迷修男神啊! 
   
  安迷修,一个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爱国热血诚信友善风度翩翩气质优雅人帅腿长音苏嘴甜对待工作认真负责对待女生百依百顺除了有骑士中二病以外几乎没有缺点的男神,却总是在失恋。 
   
  没有人能统计过安迷修收过多少张好人卡和朋友卡。 
   
  真是男生听了沉默,女生听了…… 
   
  “你不要给我啊!” 
   
  “男神求你回头看看我!” 
   
  然而没人知道,这一切的一切,归功于安迷修的特殊身份。 
   
  是的,没错!他,是个红线仙。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并不) 
   
  安迷修在刚成年时,从他师父手中,接过了《鸳鸯谱》,从此踏上了被各种小姐姐甩的悲惨生活。 
   
  今天的安迷修又失恋了。 
   
  看到被冷水扑面的安迷修的围观群众想。 
   
  真是太可怜了! 
   
  安迷修如果知道围观群众的想法,估计也就微微一笑,表示这帮人是不能理解红线仙和骑士道的伟大的。 
   
  但他不知道,所以他的内心只是充满了“又有一个小姐姐将要获得真爱了”的迷之愉悦。 
   
   
   
02. 
  今天的安迷修也在好好地做任务呢! 
   
  陪着小姐姐逛街的安迷修回想着今天的任务内容。 
   
  按《鸳鸯谱》上的说,今天我就要和小姐姐分手了。 
   
  安迷修有点难过,有点不舍。 
   
  他看着小姐姐,不知道她会以什么方式说分手。 
   
  希望不是扇耳光。安迷修想。 
   
  突然有人拍了他的肩膀。 
   
  “喂,安迷修,你在这儿啊!” 
   
  安迷修回头一看,是一个比他高个半个头的男子,挂着欠揍的笑容,紫色的眼睛里充满戏谑。 
   
  大哥,你哪位? 
   
  闻声的小姐姐也回头看着来人。 
   
  安迷修开口:“不好意思,请问你是?” 
   
  对方非常自然地揽过安迷修的肩膀:“装什么,我们都熟的不能再熟了!”然后意味不明地瞥了一眼小姐姐,“安迷修,你行啊,又一个。” 
   
  “不过这位没有昨天那位好看啊!” 
   
  安迷修:??? 
   
  小姐姐脸都黑了,看到安迷修一脸懵逼的样子,更是不满到极点:“安迷修,这是什么意思?” 
   
  安迷修:“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唔唔……” 
   
  男子一手捂住安迷修的嘴:“姑娘,我跟你讲,你不要看他外表正气凛然,其实脚踏几条船,号称‘少女杀手’。” 
   
  小姐姐眼睛一圈立马红了,狠狠地踩了安迷修一脚,就蹬着小高跟哭唧唧地跑了。 
   
  这次不是扇耳光真好。 
   
  但好疼。安迷修差点叫出声来。 
   
  不过小姐姐……他扒下男子的手,赶紧追了过去。 
   
  等等,今天我的任务是和小姐姐分手吧! 
   
  然后他停了下来。 
   
  “怎么,不追啦?”身后人说。听声音似乎在憋笑。 
   
  “这位先生,”安迷修的声音似乎很平静,他冷漠地看着来人,“请问你和我有什么仇?” 
   
  “哈哈哈,不,我们没仇,只是,哈哈哈,太有意思了!” 
   
  安迷修扣住他的肩膀,微微一笑。 
   
  “你知不知道打扰人谈恋爱是会遭天谴的!” 
   
  接着一个勾拳。 
   
  安迷修和雷狮的第一次见面,就这样打了起来。 
   
  晚上安迷修默默地给自己涂药。 
   
  啧,可恶的恶党! 
   
  收到小姐姐的短信,非常简明。 
   
  “分手吧,安迷修。” 
   
  其实一般人就会明白女友只是一时生气,赶紧向女友道歉 ,花个几天并不要脸地把女友哄回来。 
   
  但安迷修并不。 
   
  他只是翻开《鸳鸯谱》,看到上面正在进行的任务已经被打了个勾,犹豫了会儿,还是把找小姐姐的欲望压下来。 
   
  毕竟小姐姐就要获得真爱了,也就不需要他了。 
   
  不过那个恶党真是太过分了!如果不是他,他和小姐姐的分手方式就不会那么伤害小姐姐了。 
   
   
   
03. 
  有时人就是那么倒霉,喝凉水都会塞牙。 
   
  在安迷修又一次看见雷狮时,安迷修不禁这么想。 
   
  此时他正和这次的任务对象热恋中,两人在甜品店里点蛋糕。 
   
  可万万没想到,雷狮是服务员。 
   
  再次看到雷狮那个欠揍的笑容,安迷修觉得自己的拳头有点痒。 
   
  他把雷狮拉出来:“大哥,我求你这次别玩我了!” 
   
  “你在说什么,什么叫玩你啊?” 
   
  “那你怎么会在这里?”这人怎么看都不是那种会来当服务生的人。 
   
  “当个临时工喽,”雷狮耸肩,“我弟想吃这家的招牌蛋糕,店长死活都不卖,非要我来打工。” 
   
  安迷修姑且信了,想想人家上次也就是找个乐子(虽然这是种不能原谅的行为),又不是冲着他来的。于是安迷修准备回去。 
   
  “唉,你把我拉过来,然后就这样?” 
   
  “那你想怎样?” 
   
  “不是,我想说句话,我觉得你女朋友挺可怜的。”雷狮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她那么喜欢你,可你却不喜欢她。” 
   
  “你在胡说什么?” 
   
  “你自己很清楚吧,你看她的眼神,怎么都不像喜欢人家。听说你经常被发卡,看样子姑娘的选择都很正确啊!” 
   
  安迷修愣住了,他不喜欢小姐姐吗?所以才被发卡? 
   
  雷狮拉着安迷修的手走进店里:“你看我帮你指点迷津的份上,请我个蛋糕。” 
   
  “不,容我拒绝。” 
   
  “啧,真小气。” 
   
  小姐姐看到安迷修回来,附带雷狮,好奇问:“修修,这是你朋友吗?以前都没听你说过。” 
   
  他和这个恶党关系很好吗?怎么看他们俩都不是好友的关系吧! 
   
  雷狮笑了:“是啊,我叫雷狮,小姐你好!” 
   
  顿时有千万只草泥马在安迷修的心原上奔跑。 
   
  大哥,我们不熟的。 
   
  “我已经点好了,修修,你要什么?” 
   
  “我要杯美式就行。” 
   
  “那雷狮呢?”小姐姐笑靥如花。 
   
  雷狮报了那款招牌蛋糕。 
   
  安迷修感觉自己嘴角在抽,他不明白这人怎么那么不要脸。 
   
  雷狮冲小姐姐眨眨眼:“我帮你们办会员卡吧!有优惠哦!” 
   
  然后也没等回答,抽出一张表格开始填。 
   
  “安迷修,报号码。” 
   
  等等,为什么是他的号码? 
   
  雷狮看着他:“难不成你要女朋友付钱?” 
   
  好吧,他投降。 
   
  安迷修肉痛自己的钱包,尤其当他发现主要费用都是雷狮的蛋糕时。 
   
  真是可恶的恶党! 
   
   
   
04. 
  不得不说陪女孩子逛街是很累的。 
   
  好不容易被放回家,瘫在沙发上的安迷修想。 
   
  但回想起小姐姐的笑容,不由得感到丝丝甜蜜涌上心头,微笑在脸上绽开。 
   
  这时电话响了,是个未知号码。 
   
  安迷修保持着笑容,接通了电话。 
   
  “喂,是安迷修吗?快出来陪本大爷撸串!” 
   
  安迷修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恶党?! 
   
  他太过震惊以至于整个人都僵在那里。 
   
  “歪,安迷修你回话啊!是不是本大爷屈尊约你你受宠若惊啦?” 
   
  “我可谢谢你了雷狮。”说完挂掉电话。 
   
  雷狮执着地又打了几次。 
   
  安迷修:不听不听,我什么也没听到。 
   
  然而最后还是被吵得不耐烦,接起电话。 
   
  “雷大爷,你一天不搞我就不开心吗?” 
   
  “靠,我就请你撸串你咋脾气这么大!”雷狮那边有点吵,声音听起来像是隔着茫茫的人群。 
   
  安迷修心上突然涌出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某个不知名的角落正慢慢被填满。 
   
  “谢了,不用了。”耳边传来“嘟嘟”挂电话的声音。 
   
  恶党脾气真糟糕。 
   
  安迷修看着手机屏,想起自己可以把雷狮拉黑,手在屏幕上滑了滑,却什么也没干就锁屏了。 
   
  接着有短信提示音,打开一看是雷狮的—— 
  “你住哪啊?我过去。这边太吵我听不见你在讲什么。” 
   
  安迷修鬼使神差发了地址给他。 
   
  发完以后就后悔了。 
   
  我为什么要答应他啊!安迷修捂脸。 
   
  结果还是很期待雷狮找上门来。 
   
   
   
05. 
  雷狮来时安迷修都快睡着了。 
   
  当他被激烈的敲门声惊醒时还以为地震了。 
   
  “你还真来啦!”这是安哥开门的第一句话。 
   
  “你这傻逼不也是在等吗?”这是雷狮看到安迷修还穿着常服怼回去的话。 
   
  进屋后,雷狮就开始各种嫌弃安迷修的房子。 
   
  安迷修充耳不闻,从雷狮手里接过袋子。 
   
  “都凉了。”啃着烤翅的安迷修一脸嫌弃。 
   
  雷狮开了罐啤酒:“那也得怪你,你家太难找了。” 
   
  “你怎么还喝酒?” 
   
  “你这智障语气是怎么回事?撸串不喝酒还有什么意义!” 
   
  两人一边吃一边互怼,气氛还算和谐。 
   
  所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安迷修想。 
   
  他和小姐姐们尽管有来往,却从来没邀请她们来自己家,而他却告诉一个没见过几面的恶党自家地址,怕也是魔障了。 
   
  这么想着,眼睛就往雷狮那边瞟。 
   
  电视的光闪闪烁烁,映在雷狮那张好看的脸上。加之雷狮在喝酒时特别安静,于是颇有忧郁王子的感觉。 
   
  安迷修觉得答案可能是因为脸吧。 
   
   
   
06. 
  当雷狮进来时,安迷修在喝咖啡。 
   
  他的发丝有点潮湿,暗示了刚刚发生了什么。 
   
  雷狮觉得有点好笑:“为什么你每次分手都会被泼水?” 
   
  安迷修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以前小姐姐只发卡,自从遇见你之后她们说分手的方式就越来越粗暴了。” 
   
  “你的意思怪我咯?” 
   
  安迷修把咖啡杯重重一放:“呵,不怪你,雷大爷。” 
   
  雷狮抖了抖。 
   
  “我觉得,是不是哪边错了?”安迷修喃喃自语。 
   
  “嗯?什么错了?” 
   
  “和你没关系……”安迷修想起自己红线仙的职责,微微皱起眉。 
   
  他知道,只要按照《鸳鸯谱》来,那任务对象就一定能获得真爱。 
   
  可每次被质问“你到底爱不爱我”时,他都非常愧疚。 
   
  除了“对不起”,他还能做什么? 
   
  更让他觉得内疚的是,自从遇到雷狮后,他面对小姐姐,都会不由自主想起雷狮。 
   
  为什么会这样?安迷修很迷茫。 
   
  “你别做出一副很忧伤的表情,不适合你。”雷狮拿着他的咖啡喝了口,“艹,安迷修你都不放糖的吗?” 
   
  安迷修把咖啡拿回来,他已经后悔把雷狮喊过来。 
   
  “哦,我都忘了,你失恋了。” 
   
  “……” 
   
  “安迷修,我一直在想,你是不是抖M啊?一直赶着受虐。” 
   
  “啊?” 
   
  “不明白吗?你看看你,又不喜欢人家,还敢着上前受欺负。” 
   
  “我怎么受欺负了!不对,什么叫‘不喜欢人家’,我怎么可能不喜欢小姐姐呢?” 
   
  雷狮收起嬉皮笑脸的表情,显得很严肃:“我记得我以前说过的,你看着那些女孩们,根本就不是看恋人的眼神。你对待她们,不是出于喜欢,而是出于义务。” 
   
  安迷修抓紧了咖啡,有种被说破的心虚。 
   
  “而且最重要的,安迷修,”雷狮挑眉,“你喜欢我。” 
   
  “啊!雷狮你脑子还好吗?”刚刚谁觉得他很严肃的,都是假的。 
   
  “你怎么回的这么快,怕不是心虚了吧!” 
   
  就知道从雷狮嘴里听不到什么正常的话。安迷修放弃和雷狮辩论。 
   
  “不过我觉得挺好的,正好我也喜欢你。” 
   
  什么? 
   
  安迷修抬头,看着雷狮笑意盈盈,眼中盛着星光。 
   
   
   
07. 
  “雷狮,你起来了吗?”安迷修敲门。 
   
  “没有没有!” 
   
  “我不管你了,你把你的脏袜子洗一下,我去买菜了。”说完安迷修就走了。 
   
  安迷修已经和雷狮同居一个月了。 
   
  这一个月里安迷修有无数次想把雷狮打死的冲动。 
   
  为什么我要带着这个大少爷?安迷修想。 
   
  其实主要原因是房租上涨,安迷修付不起准备找个室友没想到偏偏是雷狮。 
   
  而他居然被雷狮说服了。 
   
  果然不能对恶党心慈手软。 
   
  但安迷修也认命带着雷大少爷,他想着买什么菜比较好。 
   
  等等,我包呢? 
   
  安迷修沉默了一下,想起包还在沙发上躺着,只好折回去拿包。 
   
  安迷修敲了好久的门,雷狮才慢吞吞地来开门。 
   
  “雷狮你睡死算了!”安迷修不满地说。 
   
  “你回来干嘛?” 
   
  “拿包。” 
   
  “哈哈哈,安迷修,你八成是个傻的。” 
   
  安迷修并不想理他,拿了包准备走。 
   
  手一拎,重量不对。 
   
  安迷修打开一看,《鸳鸯谱》不见了。 
   
  “雷狮,你是不是动我包了!” 
   
  “哈?” 
   
  “你是不是拿了本书?” 
   
  雷狮的表情有些微妙:“哦,就是记录了你和你的前女票们爱恨情仇的故事的那本书吗?” 
   
  “给!我!恶党你不知道随便乱翻别人的东西是不道德的行为吗?” 
   
  “这有什么啊!你以为所有人都对你的恋爱史感兴趣吗?” 
   
  雷狮慢吞吞地走回房间,再慢吞吞地走出来,手里拎着一本书。 
   
  “安迷修,我问你,你还想不想获得一段真正的恋情?” 
   
  当然想啦!安迷修在心里翻个白眼。可任务更重要。 
   
  “那你就应该斩断过去,别跟个小姑娘似的翻看以前的回忆。” 
   
  雷狮掏出打火机,点燃了《鸳鸯谱》。 
   
  “呼”的一声,《鸳鸯谱》就燃烧殆尽了。 
   
  雷狮甩了甩差点被烧伤的手,表情有些奇怪:“这什么东西啊?怎么烧得这么快?” 
   
  安迷修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他还没有开口阻止雷狮,一切就已经结束。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鸳鸯谱》怎么可能被毁掉! 
   
   
   
08. 
  红线仙是人类,而《鸳鸯谱》却不是凡物。 
   
  安迷修曾经目睹自己的师父用火烧,用水泡,用刀砍,但《鸳鸯谱》丝毫无伤,甚至连一点污渍都没留下。 
   
  在安迷修的印象里,《鸳鸯谱》是绝对不可能被毁掉的。 
   
  那现在是什么情况? 
   
  安迷修觉得自己已经做不出什么表情了。 
   
  雷狮的声音有点虚:“我靠,安迷修你别这样,我只是烧了你的回忆录,你的样子让我很慌。” 
   
  “雷狮你刚才烧的书真是从我包里拿出来的?” 
   
  “虽然我挺想否认的,但的确是从你包里拿出来的。” 
   
  安迷修掏出手机,给凯莉打了个电话。 
   
  “凯莉,我要和你讲个事。”安迷修觉得自己的声音都在抖。 
   
  “什么事,说。” 
   
  “我的《鸳鸯谱》被烧了。” 
   
  “哦,被烧了……什么!你说被烧了!你不是在逗我吧安迷修!” 
   
  我也希望这是个玩笑啊!安迷修想。 
   
  “……是真的,烧的连渣都不剩了。” 
   
  电话那头长久的沉默,安迷修都快以为凯莉受刺激晕过去,才传来凯莉故作镇定的声音:“嗯……安迷修,你能说下它是怎么被烧的吗?是你干的吗?” 
   
  “不是,是我一个朋友,拿打火机随便一点就着了。” 
   
  “那本《鸳鸯谱》彻底消失了是吗?” 
   
  安迷修看了雷狮烧书的附近,真是一点灰尘都没有。 
   
  “是的,没有一点残骸。” 
   
  “这样啊……”凯莉的声音有些模糊,可能正在吃糖,“那你就不是红线仙了。” 
   
  “你自由了,安迷修。” 
   
  “等……”对方已经挂断电话。 
   
  就这样? 
   
  这么多年他所做的努力,就是为了完成《鸳鸯谱》上的任务。现在《鸳鸯谱》没了,安迷修感到对未来的迷茫。 
   
  “安迷修,《鸳鸯谱》是什么,你那本书?”雷狮心有余悸地问,“什么材质的书可以烧的这么快啊!” 
   
  我现在已经不是红线仙了,安迷修有种奇怪的解脱感。 
   
  他本以为如果自己失去了红线仙的身份,一时间是不会接受这样的身份转变的。 
   
  但他感觉好极了,甚至有点感谢雷狮烧了那本《鸳鸯谱》。 
   
  他抱着还不明所以的雷狮,轻轻说了声“谢谢”。 
   
  同时内心深处涌上一种疲惫感,他决定回去睡一觉。 
   
  “安迷修,你要干什么?” 
   
  “回房睡觉。” 
   
  “等等,我的中饭怎么办!” 
   
  “你自己弄吧,我累了。” 
   
   
   
09. 
  最终安迷修和雷狮在一起了。 
   
  大概也没给周围人什么惊喜,在所有人眼里他们早是老夫老妻了。 
   
  好像和他们同居时没什么区别啊?安迷修想两人确定关系之前也是现在的相处模式。 
   
  雷狮笑他,认为要不是他莫名的坚持他们俩早在一起了。 
   
  “话说当初你对追到我很有自信啊!”安迷修挑眉。 
   
  雷狮躺沙发上打游戏,吝啬给安迷修一个眼神:“哼,当初明明是你一见钟情于我,还死活不承认好吗!” 
   
  安迷修也懒得反驳他,他揉了揉雷狮软软的头发,结果被雷狮按着头亲了上去。 
   
  …… 
   
  “雷狮,我特别庆幸我遇到了你,要不然我可能走不出来。” 
   
  “死骑士,你怎么突然说这么恶心的话。”雷狮一副“你是不是脑子不好了”的表情看着他。 
   
  “我只是有感而发!” 
   
  “哦,我都忘了你来姨妈了。” 
   
  “我去你的姨妈,我是男的!雷狮你是不是想打架啊!” 
   
   
   
10. 
  “啧啧,你就这么和他在一起啦!”凯莉戳着蛋糕。 
   
  “其实我觉得挺好的,毕竟他那么犟的人,能为我做到这种程度,我已经很满意了。”安迷修心不在焉地搅着咖啡。 
   
  凯莉塞了一小块蛋糕放嘴里,她看着安迷修,那眼神让安迷修很不舒服,好像自己一下子被看到底。 
   
  “忘不掉,是不是?” 
   
  安迷修搅拌咖啡的手停了下来。 
   
   
   
11. 
  安迷修今天失恋了吗?













没了,真没了。


















别往后翻求你了!
















好吧,你赢了。

  “雷狮,你可终于给本小姐来了!”凯莉正忙着整理资料,看见雷狮那副大爷样,忍住把资料拍他脸上的冲动。 
   
  看到凯莉气愤的模样雷狮还有点小得瑟,嘴角上扬起一个欠揍的弧度。 
   
  凯莉白了他一眼,把一张纸递给他:“签了!” 
   
  纸上干干净净,雷狮把自己的大名签在最中央。 
   
  签名逐渐消失,出现了几行字—— 
  任务对象:安迷修 
  任务内容:向安迷修表白; 
                   摧毁安迷修的《鸳鸯谱》; 
                   和安迷修分手。 
   
  “这是怎么回事?” 
   
  凯莉好声没好气地说:“那是你的《鸳鸯谱》。” 
   
  “你不是逗我吧?《鸳鸯谱》不是一本书吗?这什么,一张纸!” 
   
  “切,我可是按你的要求,找了个可以最快完成的任务。既然最快完成,任务量肯定少啊!” 
   
  说的也有道理。 
   
  “不过这个任务难度也挺大的,”凯莉皱眉,“SS级,必要时我会协助你。” 
   
  “才SS级,是小看我雷狮吗?”雷狮不满地抖抖纸,“应该来个SSS级。” 
   
  凯莉冷哼一声:“雷大爷,你知道红线仙任务分级的方式吗?S级才是最高级,SS级是表示这个任务不仅难还很特殊。” 
   
  “怎么特殊?” 
   
  “你仔细看任务,”凯莉敲了敲任务第二条,“你的任务对象也是个红线仙。” 
   
  “真有趣,我从来没有听说过由红线仙撮合的红线仙。”雷狮眼里闪着兴奋的光。 
   
  “那是因为安迷修根本不应该是红线仙!”凯莉语气里透着疲惫,“他手里的《鸳鸯谱》有问题。” 
   
  “很有意思,详细讲讲?” 
   
  “那本《鸳鸯谱》有bug,等红线仙把所有任务做完,整本书会自动清空,重新布置新任务,红线仙到死都完不成上面的任务。” 
   
  “那本《鸳鸯谱》原来的持有者是安迷修的师父,我们当时就企图回收它,可他拒绝了,非要完成它,结果把自己作死了。” 
   
  “但他居然把书给了安迷修,让安迷修来完成。” 
   
  “安迷修也是个固执的人,一定要完成他师父的遗愿。” 
   
  “所以我的任务就是毁掉那本《鸳鸯谱》?” 
   
  “不止,安迷修的爱情观已经被那本书毁了,你还得补救一下。” 
   
  “哈?我还要管他谈恋爱!” 
   
  “从任务内容上看,是的。” 
   
  “‘和安迷修分手’又是什么鬼?” 
   
  “意思是你要和他谈恋爱,然后分手。”凯莉剥开一颗糖,“你还有什么疑问吗?反正我会帮你的。” 
   
  …… 
   
  雷狮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一天沦落到成为跟踪狂。 
   
  他阴郁地看着安迷修的背影。 
   
  安迷修在那里把妹,他却在这里盯着个男人。 
   
  虽然这男的挺好看的。 
   
  卧槽我在想什么!雷狮拍拍自己的脸,回过神来。 
   
  今天的安迷修怪怪的……雷狮皱眉。 
   
  接着凯莉发来消息,让他搅了安迷修的约会。 
   
  然后雷大爷上去拍了安迷修的肩膀。 
   
  …… 
   
  “这小子真能打!” 
   
  “大哥你别乱动。”卡米尔按住雷狮,把清凉的药膏涂到雷狮肿起来的脸上,听到雷狮倒吸一口凉气。 
   
  能把大哥打成这样,那个人可真可怕。 
   
  “卡米尔,我决定了,那个叫安迷修的我不追到手我就不姓雷。” 
   
  卡米尔看着自己咬牙切齿的大哥,迷之沉默了一会,才开口说道:“大哥开心就好。” 
   
  其实卡米尔挺想说就一个任务而已,别太在意。 
   
  …… 
   
  经过几天观察,雷狮终于明白凯莉说的“爱情观扭曲”是个什么情况了。 
   
  安迷修这货能交到女朋友简直是个奇迹。而且八成是靠脸。 
   
  这货就是个自走的人形中央空调,看谁谁都暖。 
   
  这已经不是暖男的程度了!这他妈就是个渣男吧! 
   
  而安迷修偏偏没有自知之明,别说他身旁的女朋友了,连雷狮都想呼他。 
   
  雷狮看着自己的《鸳鸯谱》,产生了放弃的欲望。 
   
  接着凯莉发个消息,让他去某某店当个临时工。 
   
  为什么我要听这个大龄剩女的安排?雷狮回消息表示自己不想干了。 
   
  电话响了,一接通就是凯莉冷冷的声音:“你不想干就和安迷修一起死吧!” 
   
  “哟,你这是威胁我吗?” 
   
  “你什么都不知道就敢签字啊!雷大爷你很了不起啊!” 
   
  “什么意思?”雷狮感到自己怕是漏掉了很关键的一点。 
   
  “我们控制红线仙的方式,从来不是利诱,而是威逼。” 
   
  红线仙的生命是和《鸳鸯谱》绑在一起的。 
   
  《鸳鸯谱》留在红线仙身边的时间越长,红线仙离死亡就越近。 
   
  任务一旦开始就不能终止,而如果任务时间过长,红线仙只有死亡的结局。 
   
  这是红线仙一直高效并尊敬《鸳鸯谱》的原因。 
   
  听完后的雷狮真想弄死当初什么都不知道却急着签字的自己。 
   
  雷狮想起安迷修,不知道他知不知道。 
   
  “安迷修当然知道,可他死活都不放弃。我真的没见过这么蠢的人了!”凯莉把糖咬得咯吱作响,“你还是快完成任务吧,这样你们俩就都能活下来不是吗?” 
   
  “……地址在哪?” 
   
  …… 
   
  和安迷修相处多了,觉得这人除了谈恋爱这方面其他和普通人也没什么区别。 
   
  雷狮很难看到安迷修不让步的情况,这人柔软的一塌糊涂,对每个人都保持着最大的善意。 
   
  除了雷狮。 
   
  雷狮对此感到挺自豪的,他就喜欢刺探安迷修的底线,让他生气而又不至于太生气和雷狮断绝来往。 
   
  当他对安迷修的感情从一开始的感兴趣向“喜欢”转变时他也很快就接受了。 
   
  雷狮觉得这特别自然。他和安迷修是两块磁极不同的磁铁,本质上就相互吸引。哪怕没有任务,雷狮也认为他们终究会走到一起。 
   
  他同样感受到安迷修内心的矛盾。 
   
  雷狮说“你喜欢我”不一定是假的。 
   
  雷狮说“我也喜欢你”是真心实意的。 
   
  …… 
   
  “雷狮你可以不要嘚瑟了吗?你只是和安迷修住在一起又不是真的和他在一起了!”凯莉用菜单挡住自己的脸,“怪不得卡米尔怎么都不愿意和你一起出来,真是太丢脸了。” 
   
  “我们都住一起了,离在一起的日子还会远吗?” 
   
  凯莉把菜单往下移,露出两只蓝眼睛,看得雷狮发毛:“我提醒你,别忘了任务。” 
   
  “你先告诉我怎么毁了《鸳鸯谱》,一般方法可不管啊!” 
   
  “这个,”凯莉把一小瓶装着白色不明粉末的东西递给雷狮,“倒水里,把《鸳鸯谱》泡在里面5~10分钟,再把《鸳鸯谱》拿出来点燃就行了。” 
   
  雷狮摸着小瓶挑眉。 
   
  “这个只针对安迷修的《鸳鸯谱》,我劝你别打其他的主意。” 
   
  雷狮笑了笑,让服务员过来,特别温柔地问凯莉吃什么。怎么看都有某人的影子。 
   
  凯莉眼神复杂地多看了几眼雷狮:“你还好吗,我觉得你刚才是在故意恶心我。” 
   
  “你这种单身狗是不懂现充的幸福的。” 
   
  …… 
   
  看着安迷修的《鸳鸯谱》,雷狮不由感慨安迷修可真是富有恒心。 
   
  那么多“被××发卡”让雷狮不禁笑出了声。 
   
  也蛮不舒服的。安迷修居然和这么多人谈过恋爱。 
   
  不过以安迷修的个性,怕连牵手都少,更别提接吻了,这个认知让雷狮稍微好受点。 
   
  当安迷修喊他起床时,他把《鸳鸯谱》丢进已经加过料的水里。 
   
  他准备在安迷修面前烧掉《鸳鸯谱》。 
   
  …… 
   
  烧了《鸳鸯谱》,安迷修反应和预想不太一样。 
   
  比雷狮想的要冷静点。 
   
  也可能是太慌张失了智。 
   
  最出乎雷狮意料的,就是那个突如其来的拥抱和安迷修的那一声“谢谢”。 
   
  那两个字真暖,暖到雷狮心里去了,好像心里有什么东西随着暖意快要溢出来。雷狮想回抱住安迷修,然后再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可惜安迷修在他反应过来前先放了手,自顾自地回房了。 
   
  雷狮在原地停了会儿,从口袋里掏出他的《鸳鸯谱》,看着已经完成的两个任务,然后烦躁地把它随意乱折塞进口袋。 
   
  …… 
   
  “蜜里调油的日子过得差不多了,我要提醒你完成第三个任务。”凯莉的声音经过电子的加工,显得特别冷,“我知道你有不舍,但你不是安迷修的命定之人,放手吧!” 
   
  “雷狮难道你想死在安迷修眼前吗?如果你不分手的话,我会把所有真相告诉安迷修。相信他愿意配合我。” 
   
  雷狮看着四分五裂的手机,把电话卡取出来,出门去买新手机。 
   
  …… 
   
  “我都说分手了,为什么《鸳鸯谱》还在啊?” 
   
  “那是你单方面断开的,还要安迷修也放弃。不过也快了。”凯莉难得露出纠结的表情,“我觉得你们俩挺好的,为什么《鸳鸯谱》不把你们弄成一对?” 
   
  雷狮正拿打火机烧着《鸳鸯谱》玩:“谁知道呢?爱情这种东西,上天也说不准。” 
   
  …… 
   
  雷狮从口袋里掏烟时,发现少了东西——一张薄薄的、不会破的纸。 
   
  雷狮觉得自己的手在抖。 
   
  为什么心也那么痛啊!雷狮露出了一个很丑的笑容,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接着手机响了,是凯莉的信息。 
   
  ——我已经搞定安迷修了。 
   
  此时的凯莉站在咖啡厅外面,天气正好。 
   
  她想勾出一个嘲讽的笑,但脸部僵硬什么表情也做不出来。 
   
  安迷修不会失恋了。



最后的结局我没写清楚,所以在这里交代一下。
最后安哥放弃了雷狮,和“命定之人”在一起了。
劝说的人是凯莉,凯莉看着雷安的爱情,是很同情两人又觉得所谓命运太嘲讽了。
在安哥视角的9~10之间时间跨度很大,他们分手了。所以10里安哥说的“他”不是雷狮。
其实就是两个人相爱又错过的故事,希望我交代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