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君不觉

正在为五万字奋斗

【雷安hp】黑魔法防御术课的教授到底有没有对象?

*文题无关的脑洞,没时间了所以后面很乱
*是关于90分的题目,第一次参加, @雷安jiqing九十分 求轻拍
*是雷安却没有很多的雷安
*而且写的很烂建议不要阅读(但我还是鼓足勇气发了)

  “格瑞格瑞格瑞~”
  猝不及防被自己发小抱住的格瑞皱眉:“放开。”
  金嘟着嘴,心不甘情不愿地放手了:“格瑞你怎么这么冷淡啊!”
  “我告诉过你吧,”格瑞自顾自地往前走,“没事别到斯莱特林的休息室附近。”毕竟那位大人最近又有些想法了,小蛇们的神经都很紧张,再有一个格兰芬多跑过来……
  “为什么啊,我是格瑞的朋友啊!”金跟着格瑞,“找朋友不是很正常吗?”
  格瑞真不知道怎么和这头一根筋的狮子解释,索性就放着不管:“以后有事猫头鹰我,我们在图书馆见面。”
  “唉唉唉,为什么是图书馆啊!”金的思路果然被带偏了,他满脑子都是写满密密麻麻的文字的书籍。
  “因为安迷修教授找我谈过了。他觉得你在黑魔法防御术上有很高的天赋,但你的文化考试实在太不尽如人意。他希望我能帮帮你。”
  金张口就想表示一下自己的不满,可安迷修教授真的对他很好,让他说不出什么不满的话,只好乖乖闭嘴,但脸上的神色更委屈了。
  跟着格瑞上楼,金才问道:“唉,格瑞,你这是去哪?”
  “我要去安迷修教授的办公室,你要过去吗?”
  “嗯……”金其实很高兴能去见安迷修教授的,但又想起刚刚格瑞说的话,“算了,我还是去找紫堂玩吧!格瑞再见,我等下猫头鹰你!”
  看着金消失在走廊尽头,格瑞很快走到黑魔法防御术教室,安迷修教授果然已经在教室等他了。
  “你好,格瑞,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一如既往的绅士笑容。
  格瑞有些紧张,他甚至感觉自己的手心微微有些湿滑,但他还是坚定地说出来:“安迷修教授,我能问些,关于雷狮的问题吗?”
  笑容消失,安迷修的神情严肃了起来:“那我能问下,作为斯莱特林的学生,你为什么会想到来问出自赫奇帕奇的教授关于黑魔王的事?”
  不绝于耳的惨叫,秋姐的叮嘱,和那该死的预言。许多东西在格瑞的脑海里一闪而过,他闭上了眼睛:“对不起,安迷修教授,我有必须要做的事。”
  一阵沉默。
  “我觉得像你这样勇敢的孩子应该是格兰芬多才对。”安迷修的笑声打破了沉默,“放轻松,我不会对学生有什么隐瞒的。”
  听到这样的声音似乎让格瑞放松不少:“所以您能讲讲和雷狮的……孽缘?”
  安迷修的笑容扭曲了一下,像是苦笑又像是自嘲:“这种事情也能查出来吗?斯莱特林的情报网可真可怕。——所以有多少人知道这件事?”
  “可以说,大部分的斯莱特林都知道了。”何止是知道,格瑞想,他们的脑补简直可以出一系列小说了,天知道这帮小蛇们是多爱八卦。
  “额,我就知道,雷狮难道就不会把这种事藏起来吗?不不不,他肯定默许了,说不定相当乐见其成。”
  您对他的了解也不浅啊!
  “啊,算了,你先提问吧!”
  格瑞点头:“其实我并没有什么特殊的问题,只是您能描述一下你们交往的经历。”
  “这可触犯了我的个人隐私了,”安迷修一副纠结的样子,“但我还是会说的,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我和雷狮之间,的确说的上一段孽缘。”
  那时的少年,意气风发。
  其实安迷修也未曾想清楚为什么他们最后会在一起,斯兰特林和赫奇帕奇难有什么交集,而他们俩的命运线像是被拉克西丝缠绕在一起,难舍难分,最后只能互相伤害。
  所以在雷狮选择更强大的力量时,他把魔杖指向了他。
  “你认为雷狮在有求必应室里藏了什么东西?”安迷修单手托着下巴陷入沉思,“我不清楚,对不起,可能帮不上你什么忙。”
  “没关系,您已经帮了我很多了。”格瑞起身,“我先离开了。”
  他走到门口,突然停住:“我忘了一件事,您之所以引起食死徒的注意,是因为有一天雷狮说了这样的话。”
  雷狮看着正襟危坐的食死徒们,把玩着满是节疤的魔杖,露出一个笑容:“我建议你们不要打安迷修的主意,因为他只能死在我手里。”
  “嗯,我知道了,其实我也一样,尽管预言中杀死他的不是我,我也永远是他的敌人,永远。”
  “再见,安迷修教授。”
  “再见。”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非常对不起写的真的很烂QAQ

评论

热度(75)